浮泠

凭本事挖坑,凭什么填。
薛洋唯粉,不混圈。
DS朱砂痣,AM白月光。
抖森我老公,一美我老婆。
搬图ok,注明出处。
欢迎深♂交。

【晓薛】羊皮与狼

❤️❤️❤️

唔...汪——随随:

*给我世界最好的cp @浮泠 滴生日贺文,宝贝儿生日快乐!(^O^)y


  


  冷风“呼”得从窗子里灌进来,桌上本就昏暗的烛光差点被吹灭。薛洋忙走上前去,一边关上窗一边道:“道长,外面风很大。”


  晓星尘听了这话,“嗯”了一声算作应答,继而问道:“冷不冷?”


  “还好,”薛洋笑嘻嘻的,贴着他的身子坐了下来,“但靠着道长坐就不冷啦。”


  晓星尘不由自主地勾了勾嘴角,却也由着他这样坐在自己身旁。感受到透过衣衫传来对方身上的体温,还真暖和不少。


  一温暖便使人想要打起盹儿来。


  正当晓星尘想问薛洋要不要先回去睡时,薛洋却突然开口了:“道长,我再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。”


  晓星尘自然不会拒绝,回答:“好。”


  “这个故事是我小时候听来的,也不知道长听没听过。”薛洋笑着开口。


  这是他第二次提及要讲个故事,晓星尘不由得多放了些心思,不知此次的故事是否依旧是关于那个无助的少年。


  然而,并不是,薛洋继续道:“那个故事叫作羊皮与狼。”


  晓星尘思索了一番,不由得感叹于少年的稚气,他问:“是那个狼披着羊皮混入羊群之中的那个故事吗?”


  薛洋笑了:“怕不是道长听过的这个,不过,确实有点像。”


  他虽然是笑着,面容俊秀,唇边露出两颗虎牙,可他的瞳中分明一丝笑意也无。


  “冬日,村旁的树林之中食物愈发紧缺,狼群很难再捕捉到食物。”薛洋用着讲故事的语气诉说,“那个丛林之中住着两群狼,一群突然想出了一个主意。那便是让同伙披上羊皮,一起混入羊群之中,趁牧人不备,便可以饱餐一顿。”


  晓星尘静静地听着,烛火噼啪一声。


  “它们去跟另一群商量,希望能跟另一群配合,一起混进去。可是另一群狼对于这种披上羊皮的行为十分不齿,不愿这样做。原来的一群怀恨在心,在暗地里咒骂另一群被饿死。”


  薛洋越往后面讲,瞳孔的颜色便愈发深了起来:“后来,那群狼很成功,在羊圈之中饱餐一顿。牧人发现之后,自是十分生气,而最大的嫌疑便是林中的狼群。”


  “这时,披着羊皮的那群狼主动上前说自己知道死去的羊儿们的下落,正是林子中那群狼所杀。”这时薛洋唇边逸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叹息,“不知牧人为何没有识破他们的伪装,反而信了他们的话,开始追逐捕杀门外的狼群。”


  “是牧人不够明辨是非?”晓星尘问。


  “是吗……”薛洋笑了笑,“到是我觉得是那群披着羊皮的狼太过狡猾。不过,最终它们也没落得什么好下场,逐渐被驯服,变成了牧人的狗。”


  门内的阿箐听到外面的响动,问道:“道长,还不睡吗?”一边又道:“坏东西你别再打扰道长休息了,明日等风停了,道长还需要继续夜猎呢。”


  薛洋勾了勾唇,对晓星尘道:“道长,去休息?”


  晓星尘还在想着那个故事,点了点头。


  ……


  当晓星尘在各方帮助之下聚魂成功之时,薛洋已经死了三个年头了。


  明明应该是恨的,可是脑海中却不断浮现出他的音容笑貌。


  突然一日想起了他讲的这个故事,晓星尘思及这不是与他和常家有关。都是恶,可是谁先告状,表现得更为无辜就像是站在了道德的一边。


  他忽然有些希望薛洋能不那么倔强,能偶尔会喊疼,而不是一人一边腥风血雨地报复,一边满身伤痕。


  错局已定。


  那纠结究竟是牧人不能明辨,亦或是狼群阴险狡诈,已然是没了意义。


  END

评论(1)

热度(193)